企业动态

飞快想起要随时将气凝在双眼

点击量:53   时间:2020-06-04 04:24
紫炼收了李楚这个徒弟,简直是接下一颗烫手山芋。他发现李楚没有根基可言,叫他这种上千年的“高人”来栽培连入门都不算是的李楚,真的是在挑战他的耐心与毅力。他利用自己的真元力去探试李楚,赫然惊觉李楚的真元力根本不是自己的,而是向境天借来的。既然不是自己的真元力,代表用完就没了,不会自己生产或制造。所以他目前的首要,是教会李楚第一步,生产制造自己的真元力,不然拿什么去催动五力系统。“唉。”紫炼摇摇头,赔大了、赔大了。李楚无言以对,总觉得自己被侮辱了,可是又有一点愧疚,自己似乎给紫炼添了大麻烦。紫炼松开李楚的手,抚着下巴思索,“得找个没人打扰的地方……”跑来插花的境天掩嘴窃笑:“方便生孩子。”他从一早就开始看两人要怎么进行修真事宜,只要不用他出力的事,他一向特别感兴趣。李楚刚想回嘴,紫炼已接道:“要生也找个好看点的,不然资质高些的,要是生个又丑又笨的,唉,亏大了。”李楚暗想:“这是问题的重点吗?”他瞪着一旁凑热闹又爱插嘴的境天,心跳猛然漏了一拍,昨晚居然没发现……天又变了。“境天,你的脸?你是不是缩水了?”李楚眼珠子上下绕着打量境天,境天好像矮了一点、美了一点。美?一意识到这点,李楚忽然脸颊发红,连喉咙也干涩起来。“呵,是席后醒过来了。”境天摸着自己的脸蛋,英气减了一分,妩媚多了三分。他的身高确实有所减少,目前大概是一百六十多。李楚面对美女没有抵抗力,即使知道他是境天,之前那个死人妖,但再听境天的声音,已然是十足的女声。境天玩心大起,他飘向李楚面前,对着李楚呵出一口芳香,眯着眼睛问:“怎么了?想和我生孩子?”露骨的对白让李楚不知该接什么话,李楚怔了一下飞快摇头。境天猛然爆出大笑:“哈哈哈哈哈……”他抱着肚子指着李楚道:“幸好,我也是说笑的,我眼睛还没瞎呢。”李楚心中的热情一下子熄了大半,直觉境天只是换了张人皮,骨子里还是讨人厌,完全没变。紫炼打插道:“境天,我要教这小子炼金丹。”李楚一脸茫然的看着紫炼,金丹?要用鼎吗?蒸笼不知道行不行?不然家里有烤箱。境天好似看穿了李楚的心思,接口道:“电锅就可以了。”然后又开始窃笑。这下换紫炼满脸错愕,“电锅?是指煮饭的那东西?”手比划着锅子,以确认自己有没有听错。境天挑挑眉,恢复正经表示:“紫炼,如果你需要不被打扰的空间,我可以推荐一处。”他怎会不懂紫炼的意思。紫炼与李楚同时圆睁着眼睛看向境天,等待他嘴里含着不吐的地点。“挺近的。”境天笑着往上一指,“李楚的房间是不错的地点,又近又不会太吵。”紫炼当下脸一板,扯着李楚往楼上跑去。“哇啊——等等。”李楚像一只风筝,被紫炼拉着飞在后头,速度快的脚跟不着地。他吓的冒出一身冷汗,可话还没说完已经回到自己房间。境天旋足跟上,由地板浮现二楼房间,他盘腿正坐道:“快教呀。”一个手势示意紫炼“请”。紫炼瞪了境天一眼,然后以严师的表情对上李楚:“阿楚。”“是。”李楚立刻双手贴紧裤缝,立正站好。紫炼命令道:“去做五十个伏地挺身。”往角落一指,他又把气撒在李楚身上。境天不爽的一个枕头砸过去,不偏不倚命中紫炼的后脑勺,境天一出手,怎会让人逃过呢,“你想混水摸鱼吗?收了钱就好好做事。”他等着用李楚,紫炼早一天教会李楚高级的术法,他手边就多一颗有用的棋子。紫炼小朋友般的噘着嘴巴,心不甘情不愿的指着眼前,对李楚说:“坐下。”李楚马上乖乖坐好,手掌还贴着地。紫炼旋之盘坐在他面前,“我要教你炼金丹,让你以后能自己产生真元力,这样才能应付术法的使用。“人体就像手电筒,发出的术法力量是手电筒散出的光,可是光必须要有电池提供电能才能散出。金丹就是所谓的电池,一颗能自己产生电力的电池,至于真元力即是电能。”紫炼简单扼要的解说。“五力系统,就是光的种类。”境天浮起微笑,放出紫炼果然是对的,看紫炼才花短短的时间,已把现世的科技融会贯通,不愧是“军师”。他要是能收服紫炼的心,就又多一颗有力的棋,且这棋绝对比李楚好用。“修真的方式分为很多种,炼金丹是其中之一。”紫炼边说边抚向李楚的丹田处。李楚脸红的想退开,这位置挺尴尬的,差一点点就被摸到命根子了。境天光看李楚的表情就猜中他的想法,好笑的说:“阿楚,别躲,要是紫炼摸到了,是他得洗手,他不会做这种吃亏的事。”紫炼用力点头,一面拉过李楚的手让他附在自己的丹田处,“这里就是炼金丹的重要地方。”“喔。”李楚虚应一声。紫炼将手掌改为平贴在李楚的小腹上,“我现在帮你导气,看你的气虽然能行小周天了,不过还不算顺畅。”紫炼话毕,李楚忽觉下腹涌进一股热流,至丹田扩散到四肢百骸让他全身都热起来。热流源源不绝,李楚全身越来越烫,可这种烫却不让人心烦意乱,反倒让人感觉精力充沛!就在李楚正舒服时,紫炼却收起真元力,让李楚深感不舍。紫炼拉过李楚的双掌让他摆出一个打坐的姿势,双掌朝上置于两膝。然后转头对境天说:“我已经够赔本了,炼金丹不是一、两天就行的,但是你要让我教他术法,也先得让他有拥有金丹吧?要我等上三年五载的,我是无所谓。”境天没那闲功夫,三年五载欸.他由体内运出一口气,往李楚一吐!李楚吓的张大嘴巴,猛觉有颗桃核状的气体冲入体内,咚咙的掉在丹田里。境天对紫炼道:“满意了?”紫炼终于露出笑容,现在算一算没赔那么多了,“阿楚,我们跳过炼金丹这步骤,天已经给你一颗了。”“这样就好了?”李楚摸摸丹田,那刚刚那堆话是废话吗?“对,好了。现在吸收天地间的五行力量储存到体内吧。”紫炼没头没脑的交代。李楚怔住,要怎么吸?他傻傻的看着双掌,吸星大法?“紫炼,如果他天资这么高,我就不会付钱让你教了。”境天侧身拄着头,闲适的半躺在床上。李楚再次被侮辱,含泪坐在原地,咕哝道:“我又没有逼你们教。”紫炼无可奈何,将自己的手掌叠上李楚的,“用这里吸,把气从掌心纳进去,就像这样。”经由紫炼的细心教导,李楚总算会使用回动力来纳五行之气了,更让他得意的是,他会把气存进金丹了。“好,来进行试炼吧。”紫炼一把抓起李楚,手上同时转着一团黑气。境天一瞧见黑气便在心里估着,紫炼的力量已经完全苏醒了,能使用漩术了。“试炼?”李楚不禁尖叫,他什么都还没学到吧?“要用紫师壶吗?”境天提议道。李楚的脸色更难看了,可怕的回忆仍历历在目。“不,我要带他去巡魔之界。”紫炼笑的花枝乱颤, ag捕鱼游戏网站巡魔之界是个好玩的地方。随着他的兴奋, ag捕鱼游戏投注平台手中的黑气又浓了一点。巡魔之界!境天眼睛一亮, AG真人官网投注他也要跟去玩。“什么巡魔?我、我今天不方便欸.”李楚下意识想逃, 捕鱼王游戏在线网投傻笑欲扳开紫炼的狼爪。紫炼不给李楚逃离的机会,他将手中的黑色烟雾弹往上一抛,渲开浓浓的黑云。黑云所在形成特别的回动力场,空间通道轻松的建立起来。境天快迅一闪身,不请自来的躲进黑云里,三人瞬间从房间消失。来到巡魔之界后,境天不由佩服紫炼的漩术,紫炼果然是回动力系的高手。李楚被黑云遮挡住视线,当他看见光亮时,只有境天、紫炼是熟悉的,景象全然换了一个样。眼前是片巨大的夜空,满布的繁星散在夜幕上,一颗比他还大的月亮贴在眼前,月亮泛着深海的青蓝颜色,天空则是靛的接近墨黑。单看夜空的话,可说是美不胜收,与它的“巡魔”之名不符;可是加上叠岭层峦的山脉,和没有半棵草的死气地面,就又是另种感受。整个死寂的气氛像坟场,黑夜里似乎随时会爬出鬼来。幸好不远处是条美丽的河流,让诡谲减低一些。河流的河面广大平坦,没有丝毫的水波纹路,水镜似的河面将繁星与月亮收纳其中。李楚的视线被河面擒住,他不期然打了个冷颤,原以为河流是最不阴森的景物,可看久了,却让他想起前不久有人溺死河中的新闻。境天猛然袖子一抖,伸手往天边洒出波动力的气粒子!天边瞬间雷声鼓动,炸出五光十色。“啊!”李楚被忽来的爆炸吓傻,抬头一看,无物的天空居然掉下一块块的尸肉碎骨,重重打在地上,砸出一个一个的窟窿。紫炼也没闲下,嘴角一笑,举足重跺地面!碰!使地面一阵摇晃。李楚惊诧于地面突然的震动,脚步一时没踩稳,身子晃了两下后趴向地面,与地面的亲密接触让他痛的皱眉。紫炼是大象吗?李楚才刚想站起,赫然发现眼前的地面居然钻出一条一条的虫子,害他本能的整个人跳起来。太恶心!什么数大便是美,全是骗人的话儿,土壤里面竟藏着白色的肥大蚯蚓。这些虫子的大小有如李楚的小臂,嘴巴个个像杯口似的,一张一阖的想吸东西。虽然它们没有牙齿,可这更让它们像恐怖的吸血蛭。李楚还在震惊中,却发现繁星以高速往他们聚拢,越来越大……越来越近。境天甩袖又是几连的散弹攻势,雷霆之力扫射夜空,夜空不断发出爆炸声,灿烂的烟火炸开在静悄的夜里,尸块接着落下,戏码不停的重覆。地面的白色肥虫则是忘情的抢食尸块,三两下便将尸块清除干净。李楚看的头皮发麻,难怪这地方干净的像人间乐土。紫炼拉起李楚的手臂,随之举起另一掌轰向地面!“去!”碰!地雷炸起三楼高的土花,其中白色的虫子混挟在内。只见虫子肚破肠流的落在四面八方,李楚哗啦哗啦的吐了满地,他大概有一个月不敢吃豆腐、豆花了。那种白白软软糊糊烂烂的景象……紫炼道:“利用你金丹里的力量,将它传送到手掌轰出去。”他说罢,便不留情的把李楚往前一推。李楚踉跄两步才站稳,遂发现原来点点繁星是异物的眼睛。异物多的不像话,他们已经被层层包围了。他看看脚下的虫子、天空中的异物……双掌奋然击出流星般的气劲!呼啸而出的掌气显然与之前不同,他自己明白他的力量上升了!数根光状长剑盘桓天空,将异物斩成三、四、六截!李楚第一次尝试到如此快感!真像名英雄,他陶醉的笑了。他一开始还看不清异物的长相,可自信一上心头,飞快想起要随时将气凝在双眼,他霎时变成千里眼,与起先那种只看得见气的视觉不同,现在竟能清楚的看见异物长相。异物原来是有着翅膀的蛇身妖怪,企业动态那种翅膀长的像破烂的帆布,让人畏惧的是恶魔化体般的蛇身,以及张着血盆大口的骷髅头颅。他纵情的大笑:“哈哈!你们全完蛋了。”随着时间过去,他已掌握住气劲的形状该如何变化,只要意念即能改变掌气的样貌。境天见李楚得意忘形的模样,停下他屠杀的恶趣,对身边的紫炼道:“下次行不行挑个不这么恶心的地方?”境天一开始还觉得无碍,可随着身边尸首的增加,他有些难以忍受这样不堪的环境。“喔?我倒觉得挺好的。”紫炼不想说他是故意的,因为境天这样设计他。不过纯真的他不知道,他流露在脸上那种报复的笑容,已说明一切。境天闭嘴不理,反正有人会替他教训紫炼。他算算时间,也差不多是巡魔四使该到的时候了。“你们慢慢玩。”他话毕,凝出一颗金丸在手,捏破之际同时离开巡魔之界。他可不想把力量花费在巡魔四使上,无端结怨还浪费体力、时间。原先他也有意提醒紫炼,但看见紫炼那个德性……一把火就往心底烧起来,谁让紫炼要无礼的回他话。境天才刚走,青蓝的月亮开始变模糊,像是覆上一层薄雾,将月晕往外拓开,雾朦朦的像是镜中月、水中花。无奈紫炼太开心了,他成功的欺负到境天,即使只是小小的欺负,仍旧让他乐不可支。快意竟也使他大意的没发现到月亮异象。猛然一阵惊爆!李楚刚射出的十道银剑全被突来的流星挡住,两者磨擦出电光石火,银瀑倾泻而下。“呃。”李楚怔住,是谁?他反应极快的连退数十步,躲到紫炼身边。紫炼抬头一看,“不妙。”可眼前已出现一名披发的老太婆。老太婆几乎是以迅雷之速冒出两人眼前,毫无预警的。她的身形伛偻瘦小、头童齿豁,真是丑到难以入目。由微弱的月光可窥见,她的皮肤黄的像是得到肝病。身上穿的衣服破破烂烂,加上一副脸没洗、牙没刷的肮脏样,以及晚娘的表情,李楚直觉她不好惹。老太婆背着手开口:“紫斗炼天录,军师?”没有变化的脸孔,更让人感受到她的怒气腾腾。紫炼的记忆还没退化到痴呆,这老太婆是巡魔之界的四使之一,“月姥姥,别来无恙?”他都忘了,魔巡之界有四使这四只麻烦鬼,如果是来捣乱的千万别逗留超过二十分钟,否则四使一定准时出现。而这四只麻烦鬼的存在也挺有意思,只准自己在巡魔之界肆虐,却不许别人来为恶。要说算是保护者、管理人,紫炼觉得他们比较像地头蛇,至于眼前这位被称为“月姥姥”的巡魔使,全称应该是“新月姥姥”。新月姥姥猝然一跺脚!把脚边一只白虫子踩回土里。李楚强忍住不适的感觉,眼睛粘着那只白虫子,它像碎掉的豆腐渣烂在土壤上。新月姥姥绷着一张难看的脸问道:“紫炼,巡魔之界招惹到你了吗?要你出手杀害这么多生灵。”她的手臂晃了一圈,所指之处尽是横尸遍野。李楚艰难的咽下一口口水,看向四方,少说有四分之一是他造成的。害怕新月姥姥会向他复仇,他更加缩往紫炼的身后,窝囊的不敢吭半声。地上的虫子开始往回钻,土地又回到干净的模样,夜空中的蛇身异物也不再欺近,而是往外围逃走。李楚心里有底,肯定是新月姥姥太过厉害,才会让这些东西逃之夭夭。“月姥姥,很抱歉惊动到你,我们这就离开。”紫炼扣住李楚的手腕,他不想与新月姥姥大打出手,不合成本。可两人一步都还没动,紫炼却忽扬起袖!挥出一阵疾风。锵!铮!两道金属火光于空地上迸裂。他咬牙问道:“月姥姥是不想善罢?”李楚看的一头雾水,他未见新月姥姥有所动作,可那两道火光应该是气劲互撞造成的。新月姥姥颤着膀子嗤笑:“善罢?”露出一口疏松摇晃的黄板牙。紫炼这时不再客气,两肩忽然一闪,一褂披风莫名出现,从肩上垂下,黑沉沉的布料长到地面。李楚一看就直觉那是战甲,这番比之以前不同,威风凛凛,杀气森森。紫炼不再回话,旋足将李楚拦腰抱起,忽地往上一扔!“哇啊——!”李楚猝不及反应,尖叫着往天上飞去。他手脚乱抓乱踢,可依旧停不下往上抛去的速度。霎时,新月姥姥双手打出一记!狠狠劈出十刃光盘,咻咻咻的像是夺命血滴子,往半空中的李楚杀去。紫炼眼看不妙,迅速翻手,以蕴涵强大真元力的火龙挡去光盘,随之又往新月姥姥轰出一丸环着异彩的七色光球。岂料新月姥姥缓缓移身,竟就轻易的闪过一击!紫炼心中大呼糟了!居然没看出那是幻体,早在他抢救李楚时,新月姥姥已然……可他才刚想转身,背上早冷不防遭人偷袭!一阵剧痛撕开他的皮肉,“啊!”他惊叫一声,身子往前滚去。新月姥姥不知何时来到紫炼身后,她讥讽的笑着,双掌一拉,不留情面的疯狂击出十刃光盘,如纷纷暴雪、狂风!不下百颗的光盘在风中嘶吼着。紫炼看见的幻体早就不见,他被动的以黑色披风护身,减弱受击的程度。忽地!他化被动为主动,将披风扯下,往新月姥姥一抽!披风化成利鞭打去。新月姥姥顿时慢下拍子,身子下意识的往后倾,并在心中耻笑这种三级的攻势。紫炼趁机击出蚀魂侵魄的冷光,一股蓝色漩流瞬间扑向新月姥姥。新月姥姥的脸嘴骤变,原来这才是他的目的?她举手一捏!硬生生挡住蓝色漩流。紫炼趁胜追击,变出暗藏银斧往前一划!新月姥姥面对二重杀阵,一时犹豫该躲?该挡?要先化解谁?活活错失先机,当她伸出另掌时,斧风已斩向她的一肩。“唔!”她闷哼一声,瘦小的肩膀竟被削去一边!青色的液体喷溅而出。她的心神一晃,另手掌心随即被蓝色漩流灼伤。紫炼又是一挥银斧!欲给新月姥姥最后一击。新月姥姥毅然合掌,扯着喉咙大吼:“哈——”紫炼脚下绽出一道光芒,刺得他的眼睛一时睁不开,斧锋失了准头,挥出落空一击。由于他的眼睛看不见,一颗心刹那间悬了起来,迅速提气感应四周。新月姥姥杀招十刃光盘再出,光盘旁的钜齿已然升级为十二道,且每颗光盘皆是命准紫炼的颈子而出。她杀意坚决的令人胆寒,紫炼吃力的闪躲腾挪!真的逃不了才辛苦的回手抵抗。紫炼眼睛的后遗症开始出现,泪水噗簌流出。被紫炼往上扔的李楚,飞升到底后,顿了一秒,居然以高速往下坠落,吓的李楚心脏快蹦出胸口。李楚身子一翻,俯看下头的战况,一面大呼:“救命呀!紫炼,师父!”不过他还喊不到两句便急忙闭上嘴巴,紫炼的情况容不得他吵闹,稍一分神可能身首分离。新月姥姥的攻势越趋狠绝,掌心一扫,紫炼同时断发。几丝乌黑的秀发飘落地面,时间刹那间凝结。紫炼决定一搏!银斧一挥,舍弃防御转为夺命舞姿。七道闪光掠过新月姥姥眼前,她措不及防的挨了一刀,皮肉像是鱼鳞被刮起,遭斧风刨了厚厚一片。新月姥姥还想反击,可势还未出,口中的哀号已响彻九霄!“啊!”她捂着被偷袭的肩膀,一面痛骂李楚:“呸!你这卑鄙小子!”一面心中懊悔,怎会忘了还有李楚!李楚得意的摆手向新月姥姥打招呼,师父有难,做徒弟的岂能旁观。紫炼抓准新月姥姥不专心的机会,手起斧落,再劈出一记逆风刃,弦月状的风刃刮出一声尖啸:“咻!”处于弱势的新月姥姥惨遭割耳。紫炼终究手下留情了,他把披风往半空一撒,准确无误的接下李楚。李楚的身子被披风捆了两圈,他忽觉脑袋一阵晕眩,再回神时已经站在地面,身上还覆着紫炼的黑披风战甲。不平衡感使他脚步一颠,幸好紫炼即使扶住他。紫炼取下自己的披风,手上黑烟一冒,将披风收回体内。随后揉揉眼睛,顺便使用真元力让视觉恢复。“哼……”新月姥姥不再出手,自知已经输了,再打下去无疑像个小孩在闹别扭。“月姥姥,我们无意要破坏巡魔之界的和平,紫炼向你赔罪了,我们这会儿就离开。”“哼。”新月姥姥仍是倔强的不回应,一手捂着耳朵、一手捂着肩上的伤口。紫炼化出黑色的雾球在手,拉过李楚,让黑雾倾泻在两人身上。不一会儿,两人已回到李楚的房间。紫炼心中庆幸,还好只有新月姥姥前来找碴,要是一次来个两、三只巡魔使,那就太好玩了,他可能会横死异界吧!李楚是被吓的仍然心有犹悸,看到熟悉的环境不由得展开笑容,直接窝到床边抱起枕头,把脸放在上面磨磨蹭蹭。美丽的境天笑的幸灾乐祸,但他只针对紫炼。紫炼矫情的假装没看见境天,双手画着太极为自己疗伤。随着他的双掌运转,两股黑烟拖曳出两弯弧形,结合成一个圆。境天的手心一闪,一朵由红光组成的莲花绽开手中,自转着飘浮在境天的掌上。他翻手将莲花推出,莲花轻盈的飘向紫炼,触碰到紫炼的同时,散出一阵粉色异彩。紫炼两手各伸出莲指接住莲花,莲花开始退色,变的透明接着化为一缕清风。他借由境天的帮助迅速回复气色。莲花中的真元力极大,正符合他的需要。不过他还是介意,闷闷开口道:“你早知道了?”“嗯,看的出来你受伤。”境天掩嘴窃笑。李楚不经意的一瞥巧笑的境天,还以为自己看见仙女,心醉在境天娇柔的笑声、绝丽的外表下。紫炼不满道:“我问的不是这个。你早知道四使要来?”答案是不言而喻的。境天装傻的揩着嘴角,“四使?哎哟,幸好我走的早,否则就惹的一身腥了。”但是他促狭的笑容却让人难以相信。紫炼掸掸衣服,吁着无奈的长气,“唉,没收钱还得打一架,破财呀。”众人楼上聊的高兴之际,楼下却是笼罩在愁云惨雾的低迷气氛中。李逸脸色难看的接着电话,突如其来的消息虽不至于使他惊慌失措,可他却觉得事有蹊跷,这事似乎与境天有关。至于起因是否由他而起,他目前未敢断言。但不论是与否,都预言着一场即将形成的风暴。他祈望一切是他想太多,希冀耳中得到的讯息和境天无关。喀,他无奈的挂上话筒,用一种求救似的眼神射向朱永昼。朱永昼无言以对,他同样怔于电话中的内容。朱永昼十指交握抵着下巴,思绪一团乱。那天的强大邪气若真是由境天发出,他们担心的事情八九不离十会成真。李逸眼神放空的看着桌面,电话中那句话语,敲着他的脑海使他无法思考。“柳春水、柳夏荷都死了……”朱永昼喃喃道:“都死了、死了?”虽说这两名柳家人的年纪不小,但同时死两个……很难不引发旁人联想。李逸的朋友一通无心的电话,竟会是把大石投入两人心湖。可惜李逸问不到死因,所以要在这儿发呆郁闷。他总不能拨话去柳家吧?还是冲上楼找境天?客厅的两人不约而同叹息:“唉。”此消息,一样撼动修真界。

  来源:新浪财经

  参考消息网4月27日报道 美国《福布斯》双周刊网站4月25日刊载作者雷纳·迈克尔·普赖斯的文章《石油:在全球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,油价长期走低是新常态》称,无论“欧佩克 ”下一步采取什么行动,世界都将走向一个供应严重过剩的市场和一个油价大幅走低的时期。全球因新冠肺炎疫情而采取的停工停产行动的前景仍极不确定,因此,低油价不会很快结束。文章编译如下:

,,MG电子游戏投注平台